Photo by Tony Yeung

 

Wayne Hilsden講章 ............ 取代神學的謬誤

翻譯: Benjamin

今天,我要向你們講及有關取代神學。

現在,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妹不知道「取代神學」是什麼,但越來越多人開始知道這神學的基本教導,就是:神已丟棄以色列國為祂揀選的子民,祂以一個新種族來代替這國,這新選民就是教會,那幾乎是外邦人的教會。

我相信是時候推翻「取代神學」了,因為神實際上藉著祂的話語教導我們,祂對以色列國有持續的計劃。祂沒有斷然地棄絕以色列,他們仍是祂的選民,他們仍是祂寶貴的產業。所以我相信,不是教會取代以色列,實際上是教會被包括在以色列的中間,被視為神的子民。

那些曾是不正常的或野的橄欖樹上,不正常枝子的人,被接枝於蒙福的橄欖樹、那個信心之地、亞伯拉罕的信,以色列國的信。

以弗所書第2 章11和13節講到之前那毫無關係的外邦人,是如何藉著基督的血得到親近。讓我們一起讀這些經文,11節

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所以我們在這裡看見,那些曾在神的約和神的應許範圍以外的外邦人,

現在被包括為神的子民的一份子,他們並不取代神的選民和以色列國。那些信了猶太人的彌賽亞耶穌的外邦人,成為了以色列國協的一份子。

以色列仍是一個國,屬於它自己的種族,而我們被接上,或加入了以色列國協。我想大家研討有關取代神學的危險。

當教會教導猶太人在神的目的堣ㄕA佔特別的位置,這會有什麼影響呢?如果一所教會?導以色列巳經完結了,神已棄絕了這些人,其教導將會造就反猶太的思想,歧視猶太人,這是不符合聖經的,也同是危險的。

在歷史上,取代神學曾被用作為反猶主義的理由。你可能也留意到,反猶主義在世界上又再次抬起它醜陋的頭。

我在想,教會會不會對此表明立場,而不再像它在希特拉時代時那樣,不表明立場,甚至讓希特拉引用基督教神學家的話來支持他對猶太人的憎恨。

我在想,如果伊朗總統內賈德是希特拉的翻版,而他說他要將以色列從版圖上?去。

我在想,當內賈德作出這些宣告時,教會會不會只站著袖手旁觀,或是保持被動來面對這個對以色列存在的新威脅?

如果取代神學是今天許多反猶主義的根源,而這是危險的。那為什麼歷史上那些看似有智慧又誠懇的神學家,會相信這個「教會已取代了以色列作為神的子民」的神學觀?

首先,我們要看取代神學是一個稱為「寓意法學派」的釋經方法所產生的自然產物。

寓意法學派是什麼?這就是是當詮譯聖經的人讀經文的時候,他們不去考慮經文字面上的歷史意義,而著重於思想更深層的「屬靈」含意。他們讀經不是看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寓意性的探討那些隱藏在文字背後的東西,不是看其歷史上或文法上的意思,而是一些比較神學性、屬靈的東西。

我們在馬太福音21章裡可以找到一個經典的例子,看看一個人可以怎樣把聖經寓意地論述。耶穌騎著驢駒光榮的從橄欖山進入耶路撒冷。

在第三世紀初,一位十分著名的教父俄利根看著這段經文,得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寓意的詮譯。

俄利根教導故事堛瘋j象徵著舊約,舊約的嚴肅,而驢駒或是驢的駒子,一個較溫柔的動物,則象徵一個較溫柔的新約。除了這個詮釋,他補充說,那天那兩位牽動物給耶穌的使徒象徵著人性的道德感。

即使現代人會認為這種釋經方法有問題,但在公元三世紀時,寓意釋經成為教會導師使用的主要釋經方法。

如果藉著寓意法學派,有人可以把驢子當成舊約,那你應可理解到,人們可以多容易令聖經說出幾乎任何他想要的東西,包括「教會已成為新的以色列或真正的以色列了」。

但在十六世紀,馬丁路德和其他新教改革派出現了,並開始質疑寓意釋經的有效性。他們認為,除了少數例外的地方,一般的規則應是根據字面意思來詮釋聖經。

字面詮釋經文要求遵守文法、語音、語法、和上下文的規則,而且詮譯的人看歷史事件時,應視那些事件就如所報導的那樣準確真實地發生過,還有,除非那經文本身明顯是象徵性的,否則,詮譯的人應期望有關未來事件的預言將會依照字面的意思應驗,我們憑什麼可以肯定照字面詮譯聖經是最好的詮譯方法呢?就是因為有很多聖經的預言已照字面應驗了,即使是微小的經文細節也應驗了, 這事實意味著所有還末成就的預言最終將會在未來的日子於字面上應驗。

看看一些舊約中所提及有關彌賽亞來臨的預言,我們看以賽亞書7章14節,它預言彌賽亞將會由一個童貞女所生。彌迦書5章2節預言彌賽亞將在伯利恆誕生。

詩篇22章7至8節,以及以賽亞書53章1節預言祂將面對人們的嘲笑,被自己的民拒絕,並遭受犧牲的死。

我還可以繼續給你們看更多更多有關彌賽亞來臨的預言,那些當耶穌來到世上時,在字面上應驗了的預言。

舊約有很多章節也預言猶太人會離開他們在列國裡的流亡,並回歸他們自己的地方。

以賽亞書14章1節是數百個如此的章節裡的其中一個,它這樣寫,主將要憐恤雅各,必再揀選以色列,將他們安置在本地。

這些預言無法在教會身上應驗,因為教會在聖經任何地方從未被稱作雅各,也從沒有被應許居住在他們自己的地方。

那麼,有人會問,如果自從基督教宗教改革後,寓意釋經以及經文極端屬靈化已不再被視為可靠的釋經方法,

那為什麼取代神學沒有被永久廢除和取代呢?因為那些源自教會一些最受尊敬的歷代神學家的教義,很難在一夜之間消失。不但如此,他們的著作至今仍在出版並散布於世上。甚至藉互聯網獲得更廣泛的刊載,增添了更多的讀者群。

「取代神學」 (就是「教會已取代了以色列作神子民」),不只是寓意法釋經(就是「用靈意解經,而不是用經文按字面來解釋.」)的結果。但另一個使取代神學能夠在這1800多年來主宰教會教導的原因,便是取代神學似乎被歷史支持著的事實。我會作出解釋。

取代神學的一個基本前提是,因為以色列拒絕耶穌就是他們的彌賽亞,神已棄?了猶太人。這個棄?的歷史結果是神的審判,也就是把猶太人分散到列國去,將那塊應許給亞伯拉罕及其後裔的迦南地沒收,猶太人也再沒有持有那塊地的合法權。

當我們回顧猶太人在歷史上所遭遇的事情,看似個遭神棄?遺棄的長久時期,至少到最近幾十年,歷史的確看似支持著取代神學。

耶穌被釘十字架後的那個世代,羅馬軍掠奪了耶路撒冷城,徹底摧毀了聖殿,斷絕了猶太人獻祭崇拜的傳統。

對早期的教會神父來說,這證實了神已與以色列了斷了,而教會已在神的目的上重新佔用了以色列之前的地位。猶太人的苦難沒有在羅馬軍團的殘暴下完結,他們的歷史自那時起佈滿了無數的慘劇。

對取代神學家來說,這樣悲慘的歷史只確認神已與以色列了斷的信念。
這其實是一個循環論據。

要知道,猶太人的恐怖苦難其實是取代神學的產物,而不能算是取代神學的成因。
如果教會從未教導取代神學,過去兩千年很多使猶太人受苦的暴行將不會發生。
讓我陳述猶太人與基督徒關係的歷史簡介,來證明為何取代神學其實是造成猶太人苦難的主要原因之一。

隨著君士坦丁皇帝於主後313年宣告基督教為合法及認可的宗教後,許多教會領袖們開始更放膽表明他們的反猶偏見。基督教神學家開始教導說猶太人要對基督的死負全責。

猶太人在一項最罪大惡極的罪行上被宣判罪名成立,那罪名就是「決定」謀殺神。結果,越來越多基督徒們相信,表示對耶穌忠心的方法,就是向祂的兇手猶太人表達憎恨。

最出名的早期教會神父奧古斯丁,活於主後354至407年,他教導說猶太人的受苦是神表示基督教為至高的實證。而猶太人的屈辱就是教會超越猶太會堂的一個勝利。

與奧古斯丁同期講道的一位希臘神學家暨君士坦丁的主教,金口若望,在其位於安提阿的教會作了一篇關於憎恨猶太人訊息的講道。我引用他在第七講章婸﹛G「我恨猶太人」。然後他繼續說,「因為他們有律法卻侮辱律法」。

還有其他的講章摘錄,我們在這裡看看。「猶太人是兇手、破壞者、被惡魔附的人」,他繼續又說,「他們只知道一件事,去滿足他們的食道、酗酒、殺戮並互相殘害」。

想想金口若望竟被人尊稱為聖金口若望!金口若望及其他教會神學家對教會有深刻又有力的影響,更是影響了其後幾百年基督徒的看法。

現在,讓我們跳到十字軍的歷史。我們知道十字軍自11世紀起以基督教的名來開始一連串的軍事戰役,且是教皇認可的。十字軍結合了往聖地朝聖和武裝戰爭。

他們本來的目標是要從穆斯林手中奪回耶路撒冷。但是在過程中,他們也攻擊猶太人。

十字軍對猶太人施行了無數的暴行,從法國的魯昂,經過德國、巴爾幹地區,直到耶路撒冷本地,十字軍暴民焚燒了猶太人的房屋及會堂,將他們活活的燒死,又強迫他們改教。只是在布拉格,他們便謀殺了7000名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十字軍焚燒會堂,把裡面全部的猶太崇拜的會眾燒死。

教會的歷史繼續演進,我們發現一件令人震驚的事實,反猶太主義不是只有羅馬天主教會才有,在新教改革者的著作堻熊M也有這些思想。

那所謂已將羅馬教會的腐敗及神學謬誤潔淨了的人,馬丁路德本人,在他的晚年採取了取代神學的思想。在他的小冊子:《猶太人及其謊言》,他寫道,「無可否認的,猶太人已被神棄絕,他們不再是祂的子民,神也再不在是他們的神」。

起初,改革家馬丁路德對猶太人具同情心,他相信猶太人會因為發現到真理,那個他那藉閱讀羅馬書而發現的「因信稱義」的真理,而改教。但當猶太人並沒有像他所希望那樣集體改教時,他對猶太人變得深深的怨恨,結果,路德對猶太人的鄙視變得像羅馬教會對猶太人的鄙視那樣劇烈。

之後,路德鼓吹把把猶太人從德國驅逐出去,以及毀滅他們的會堂及宗教書籍。
我可以引用一些路德針對猶太人所說的難聽話語,但我們今天沒有時間了。

但是很多在希特拉之下的納粹黨開始使用路德及其他新教改革家的作品來支持他們對猶太的憎恨。

現在,那些維護取代神學的人會問,看看猶太人這些世紀來受的苦難,難道這不表示神已斷然地棄絕他們了嗎?

我的論點是,與支持取代神學比較,歷史其實在反對取代神學上提供了更有力的論據。我深信猶太人的歷史是神絕對信實的印證,而非祂棄?猶太人的表示。

儘管猶太人的歷史經歷了無數的迫害、威脅、和種族滅絕的企圖,猶太人實實在在仍存在的事實其實證明了神愛的介入,而非祂棄?祂的子民以色列。

儘管他們的家園被剝奪、被分散至地上四處;儘管一再被試圖強行改教,他們自己也試圖同化融入於他們曾居住的列國中,猶太人不知何故竟能排除萬難以一個獨特的國生存著。

在人類歷史上從沒有任何其他的族群,被分散了並面對威脅,卻仍能撐住。

馬克吐溫寫過這些話:「埃及人、巴比倫人和波斯人崛起,將聲響及華麗充滿地球,然後凋謝成為一些夢幻的東西,然後死亡;希臘人及羅馬人接著來,搞出大量噪音,然後他們走了…所有事物都是必死的,除了猶太人;所有其他的武力消逝,但他仍存留。他那不死的秘密是什麼呢?」

當然我知道那問題的答案,而我認為你也知道。猶太人不死的秘密,他們能排除萬難,持續著作為一個種族的事實,就是神自己,那位守約的以色列的神。

瑪拉基寫說,「因我耶和華是不改變的,所以你們雅各之子沒有滅亡。」猶太人沒有像許多其他古國和古文化那樣消失的事實,便是反對取代神學最有力的一個論據。

如果我們看看近代史,猶太人回歸他們自己的古老家園,又再一次證明神是信實的,而祂沒有棄?祂的子民。

如果神已棄?了猶太人,對他們持續存在不再有興趣,那猶太人回歸及以色列復國是怎麼發生的呢?不能是一件政治行動,我確信是一個明顯不需解釋的神蹟,而這也是一個神對猶太人的持續目的之印證。但是,在教會堙A仍有不少人繼續扭曲經文並教導取代神學,認為神與猶太人了斷了,他們永不會獲得復原。

直至以色列復國及現今仍持續回歸這地的猶太人,我們可以理解一些取代神學家過去能使用歷史來支持他們的論點,但今天已經不能了。正如我們已看見,神已把祂的臉轉向祂的子民了。

祂已把祂的子民回歸他們自己的家園去,而我們相信祂在未來的歲月中快要集體的拯救他們。所以我們看見取代神學的兩大支柱倒塌了。

寓意釋經的釋經方式很明顯是站不住腳的。我們看見猶太人的歷史其實證實了神對以色列的信實,而非棄?以色列,用教會取代以色列。

但很多教會今天仍教導取代神學,為什麼取代神學沒有斷然地死亡?因為,取代神學看來符合神的公義。取代神學總要問一個邏輯性的問題。一個公義的神怎能違背他公義的本性,使猶太人回歸自己的土地?

他們被放逐後,絕大多數猶太人仍然沒有改變他們頑固的性格來接受耶穌為他們的彌賽亞。此外,建立現代以色列國的先鋒及創始者都是些不可知論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俗世的人們,而不是主贖回的那些人。

而且傳媒很多報導說巴勒斯坦人是猶太人的不公義下的犧牲者。當然,我可以用很多小時來辯論,告訴你們巴勒斯坦人如何被他們自己及他們的領袖不公義對待。

以色列不是一個完美的國家,但我很明白,神拯救我們不是基於我們的良善。神不是因為我或你夠好了才拯救我們。神因著祂的憐憫及祂的恩典拯救我們。我們也知道因著同樣的原因,神要拯救以色列國。

我們也知道,神在其以色列的應許上沒有改變初衷。因為神已將自己的名,祂自己的名聲擺上的事實,如果祂不拯救以色列,如果祂沒有帶他們回歸他們的地、回歸祂自己,那麼,祂便是說謊了,因為祂之前已應許要那麼作了。

我們相信,我相信,取代神學是錯的。我相信它是危險的,我相信它是是異端的。

我相信神為以色列國在末後的日子安排了持續的角色。我也相信,以色列的救恩是世人的救恩的關鍵。

我們相信,神是一致的的、神是信實的,祂是守約的神。祂對以色列有一個目的,祂對教會有一個目的。祂要我們全部一齊在彌賽亞裡面成為一個新人。所以我要請你們為以色列禱告。為在列國的猶太人的持續的角色禱告,因為他們是列國的光,而神要繼續那樣使用他們

因為神的呼召是恩賜,是不能取消的。祈禱,在這些日子,像神應許般,和平之子將向祂的子民以色列顯現祂自己。
God bless you.
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