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曆尼散月(1月)1日
悵惘、蒼涼的況味。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亞美尼亞(Amelian) 和母親,還有8個兄弟姊妹住在羅馬尼亞的猶太社區裡 (Ghettos) 。1941年12月的一個冷默的冬夜,他們一家匆匆地離開猶太社區。可是,德國和馬尼亞的警察堵塞了街道,他們無奈地被迫逗留在一個院子裡。那夜,他們的物品遭警察們掠取,亞美尼亞腳上的鞋子也被搶奪。對這個孩子而言,戰慄、發抖、驚惶滿汜了他那活潑的童心。他在這個枯寂的冬夜赤著足,忍耐著寒霜。

亞美尼亞目睹了警察從母親們的懷裡搶走了嬰兒,把他們放在木頭車上。那刻,嬰兒的哭聲在冷默的空氣中回盪著,從天邊響徹到雲端。猶太人被帶到一個地方,那兒將是他們的大墓塚。

德軍射殺了四個猶太人,他們的屍首被扔落進坑裡。那個靜默的深夜裡,有槍聲、屍首被擲落在坑裡的響聲。這個情景,不斷在這個地方重演著、重演著…。那夜,天外的星光與月彩,卻遮掩不了猶太靈魂底裡的哭嚎和嘆息。

夜深裡,德軍和警察盼望在子夜前完成他們的「工作」,因為那天就是年終,明天就是新年之始。他們向猶太人呼喊著,強迫他們躺在地上。他們猖獗地向著猶太人猛烈地槍殺,很多人在混亂的黑夜裡奔逃。槍聲、威嚇聲、哭聲、逃跑的急步聲混雜著失望、痛苦的呼籲聲,殘殺與暴行的狂野聲,在那個荒野裡合奏著。

黑夜裡躺著一具、一具的屍首,荒野裡迴響著哭嚎和槍聲…。在猶太人傷痛的黑夜裡,天上仍透出水晶的光明。神說:「凡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創12:3)(咒詛原文有「使停頓下來」及「使…變得微小」的含意。

這個寒傖寂靜的深夜裡,亞美尼亞的母親四處尋找自己的孩子。她找到亞美尼亞,可是,其餘8個孩子的靈魂卻在一夜間遠別了母親、遠別了世間的泣與笑,恩與怨!。亞美尼亞說:「你們總不曉得這個打擊對母親是怎樣的。她像癱瘓似的坐下來哭泣,不止息的哭喊著,直至一位婦人走到她的跟前。可是,她的思緒已不再正常了。」破碎的願望梗塞她的呼吸,她的淚水裡閃動著悵惘、蒼涼的淚晶,她的靈魂深處埋著縱橫交錯的傷痛淚痕。

黑巍巍的星光,照著冷冷的荒野。他們離開了這個可怖的地方,尋覓一個可逗留的地方。亞美尼亞的腳冷得凍僵,這位心靈受傷的母親背著孩子遠去了!

幾天後,亞美尼亞和母親再次被逮捕,他們被帶進猶太社區裡 (Ghettos) 。他們被迫工作,卻只有少量可吃的東西。每天,亞美尼亞的母親把半塊麵包帶進孤兒院裡,她仍相信其餘的8個孩子仍住在那裡。

二次大戰後,亞美尼亞看顧著他的母親,直至她於1968年與世長辭。每當亞美尼亞在安息日的黃昏點亮燭光的時候,他會想起他那8個兄弟姊妹,他們都是在年終的黑夜裡死去。然而,他和妻子珍尼亞(Jenia) 仍對神不斷感恩,他們說:「獨有神拯救我們、保守我們,保護我們。」

現在,亞美尼亞已是一個病人,他只剩下一個虛弱的肺,還有糖尿病。誰願陪伴他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哩路程。「祝福你的,我必祝福他;」(創12:3)

跪在主的應許上,為以色列守望:
神啊,願以色列人喜愛你所住的殿和你顯榮耀的居所。不要把以色列人的靈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以色列人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他們的手中有奸惡,右手滿有賄賂。至於以色列人,願他們行事純全;求你救贖猶太人,憐恤猶太人!猶太人的腳站在平坦地方;在眾會中猶太人要稱頌耶和華!啊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