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下半葉,由於建造遠東鐵路之故,哈爾濱成了商業中心。當時許多俄籍的猶太人隨著鐵路建造工程來到了哈爾濱,這些大部分原本來自東歐的猶太人便在此發展文化,同時也留下了不少文化遺跡,例如哈爾濱的猶太會堂以及以意第諸語出版的「遠東報」。哈爾濱曾是猶太人在近代遠東地區最大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從1899年到1985年,猶太人曾在哈爾濱生活了86年,留下豐富的歷史人文資源。第二次世界戰期間,猶太人在歐洲遭到無情的大屠殺,他們在中國卻找到避難所。

猖獗的納粹黨反猶浪潮圖謀滅絕猶太民族的時候,哈爾濱卻成為遠東地區最大的猶太人聚居中心,居住人數最高曾經達到兩萬五千人,並具有完整的社會體系。

中國最東北黑龍江省會哈爾濱近郊,一座被稱作「皇山墓地」的公墓中完好地保存著遠東地區規模最大的猶太人公墓。在哈爾濱皇山墓地入口處,兩側是六百多個保存完好的大理石、花崗巖墓碑。列文、考夫曼、奧爾梅特……刻著猶太人名字的墓碑和不遠處成百上千的中國人墓碑靜靜地比鄰安息。

猶太人亡命異鄉的歲月悽慘難堪的,但和奧斯維辛等等死亡集中營相比,哈爾濱、上海等中國城市,卻仿彿是數萬猶太人在納粹反猶太浪潮的避難所。
1931年,日本入侵並佔領中國東北,一系列由日、德法西斯黨支持的反猶太人活動日益猖獗。法西斯黨襲擊猶太人的商店、學校,打碎猶太會堂的玻璃,綁架勒索猶太富商。

1933年3月,在哈爾濱發生的「卡斯普事件」:哈爾濱著名猶太富商、馬迭爾賓館經理約瑟夫﹒卡斯帕之子西蒙.卡斯普,一位出色的鋼琴家,在攜女友外出途中遭綁票並被殺害。

事後,哈爾濱和上海的猶太社團曾就此事向日本外務省提出抗議。哈爾濱猶太社團為西蒙舉行了盛大的葬禮,猶太人、中國人和其它國家的僑民也參加了這一葬禮,並要求日本當局,要求懲辦兇手的口號。

隨著迫害活動的增加,大量猶太人紛紛從哈爾濱遷移到中國其他城市。從1933年到1941年,上海先後接納了三萬多名來自歐洲的猶太難民。除數千人經上海去了第三國,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變爆發時,仍有大約兩萬五千猶太難民棲身上海。

中國當時接納的猶太難民比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南非和印度所接納的猶太難民的總和還要多。

上海社會科學院猶太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健說,幾乎所有在中國的猶太人都熬過大戰幸存下來,靠的是彼此團結互助以及世界各地猶太人以及中國人民的幫助。

以色列著名畫家列昂季娜·斯穆什科維奇與她的丈夫赫爾曼都在哈爾濱出生,1946年在哈爾濱猶太新會堂結婚。曾經與中國建立起患難情誼的原居中國猶太人及其後裔一直在懷念中國,並成為當今經貿、文化、科技合作的開拓者和推動力量。曾任全國政協常委的伊茲雷爾·愛潑斯坦幼年曾隨父母在哈爾濱住過3年,他說:『在哈爾濱猶太人的頭腦中,對「中國家鄉」的記憶將永存。』

1979年,傅明靜在為德國小提琴家赫爾穆特·斯特恩演出報幕時了解到他就是一位哈爾濱猶太人。演出閑暇時,斯特恩找到了上游街、西三道街和曲線街三處舊居。他在回憶錄《弦裂》中寫道:『我訪問了我的老住處,院子裡的那個小房子是我的第一站。走進院子的時候,我走得很慢……我在一個窗戶上忽然看到一塊我母親三十五年前從柏林帶來的窗簾的一角殘餘。我實在忍不住了,眼淚刷地就流出來。』當看到斯特恩流下眼淚之時,感動的傅明靜便開始留心與猶太歷史文化有關的事情。

2004年6月,以色列副總理奧爾梅特曾專程到哈爾濱猶太人公墓祭掃祖父母和親友。猶太人沒有忘記當年的中國朋友、鄰居和所有幫助過他們的普通中國人。以色列代總理:艾胡德·奧爾默特到哈爾濱看望祖父的墳墓時曾經講過:「我的父母從哈爾濱開始了,他們那一代人的猶太復國之路。」在哈爾濱誕生了錫安主義運動的夢想--建立以色列國,這為猶太民族提供一個共同的家園。」,伊斯雷爾·愛潑斯坦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哈爾濱的猶太人,從來沒有遭受過當地人的迫害與暴力。」